截至5月初,今年全國50個重點城市土地出讓收入合計為7645.3億元,與2016年同期不到5000億元的水平相比,上漲53.3%。媒體用“暴增”二字形容今年的增長。國新辦5月5日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土部規劃司莊司長表示,國土部反對投機炒作土地,也不希望地方發展依賴土地财政。

 

土地出讓收入是近二十年來地方政府最大宗的收入。下面幾個數字可以看出土地出讓收入到底有多麼豐厚。2013年,全國土地出讓收入41250億元,2014年42606億元,2015年32547億元,2016年37457億元。雖然2015年和2016年比起2013年和2014年有所下降,但3萬多億元的體量仍然是非常驚人的。前幾年的土地出讓收入,大于我國任何單個稅種的總收入,2016年的土地出讓收入雖然有所降低,小于當年增值稅的總收入,但仍然遠大于第二大稅種的企業所得稅(當年企業所得稅是28850億元)。

 

土地出讓收入已經成為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财源,離開土地收入,地方政府發展将面臨怎樣境況,這些問題都亟待思考。在此種背景下,鄭新立提出,政信研究院當前的任務之一是針對有關土地财政的問題,研究農村土地政策改革問題的系統解決方案,實現土地财政轉變為市場化的運作方式,以增加财政收入,縮小城鄉之間發展差距,支持城鄉一體化、支持農業現代化的發展,以達到釋放推動市場經濟增長新動能的作用。

 

在化解“土地财政"問題的對策建議方面,廣西大學嶽桂甯教授認為資金來源是新型城鎮化必須面對的核心問題之一,而這些問題的突破口都集中在土地制度改革上,我們預期未來可能有重大政策突破。要從根源上解決土地财政問題,必須先解決中央與地方關系的問題,合理劃分中央與地方的事權與财權,削減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動力。在事權方面,省級政府應主要負責本轄域内的經濟調控、經濟結構的調整、自然環境的改善、社會的基本保障,區域道路交通、公共秩序與安全等。市、縣、鄉級政府應主要負責本轄區内的公共秩序與安全、公用事業、城鄉建設等。提高地方的分成比例,增加地方的可支配财政收入的同時完善轉移支付制度。在财權方面,嶽桂甯教授認為可以考慮采取重新劃分中央與地方的歸屬稅種,調整中央與地方“兩稅”的稅收分成比例;進一步增加中央對地方的轉移支付總量,提高一般轉移性支付的比例;适當開征地方新稅種等多項措施增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嶽桂甯教授認為完善土地稅收體系是化解“土地财政"問題的重要對策,可從改革财産稅、完善耕地占用稅、改革土地增值稅入手,另外,土地增值率的确定應由專門的評估機構和評估人員确定,以确保評估的科學合理,要加強評估機構的建設和評估人員的培訓。

 

針對鄭新立提出的土地财政問題研究,國投信達相關專家認為,目前緊要而務實的做法,是如何規範和約束土地财政,使土地财政能夠盡最大可能地造福地方百姓。國投信達作為政信金融領域的領軍者,有魄力也有信心攜手政信研究院,為土地政策改革、城鄉一體化發展等問題的研究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