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金融工作會議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國家領導人出席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強調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争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早在去年底的經濟工作會議上,國家領導人已經表示,“金融風險有所積聚”,要求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深入研究并積極穩妥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作為金融業發展的“風向标”,此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是在金融風險積聚的背景下召開,緊扣防範金融風險、改革金融監管體制等問題,聚焦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對于加快轉變金融發展方式,健全金融法治,保障國家金融安全,促進經濟和金融良性循環、健康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在此大背景下,鄭新立提出,政信研究院當前的任務之一是通過研究當前金融領域突出的矛盾和問題,防範和規避金融風險,探究國際貨币流量現象與我國民營企業增速下降内在聯系,并提出系統解決方案。

 

原中國銀監會尚主席也在關注這一方面的内容。他認為金融是國民經濟的血脈,與實體經濟唇齒相依、共生共榮。一方面,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生存發展的土壤,其穩定健康發展必須根植于實體經濟;另一方面,金融業具有内在的脆弱性和風險的外溢性,發生危機後救助成本高昂,并會拖累實體經濟。

 

當前我國貨币政策調控與宏觀金融管理面臨新的要求。對此,業内專家指出,金融領域有三大問題值得高度關注,包括貨币供給與杠杆率的問題、金融業快速發展與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問題,以及現代金融發展趨勢與有效監管問題。當前我國貨币供給和人民币貸款增速都高于名義GDP的增速。2015年年末非金融企業杠杆率已達到160%左右的高水平。但與比較快的貨币信貸增速和高杠杆率并存的是,社會層面還在不斷發出要求進一步放寬貨币政策的呼聲。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快速發展,新型金融産品、金融組織和金融業态不斷湧現。與金融業快速發展并存的是,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在各地區和行業不同程度的存在。對技術創新和産業創新、小微企業、三農,特别是貧困地區的金融服務依然是金融業發展的短闆。

 

業内專家表示,從三大問題導向出發,我國金融業改革的着力點是構建現代金融體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微觀層面要支持和鼓勵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金融創新,提升金融資源配置的效率。宏觀層面上,要進一步改革和完善貨币政策體系和金融監管框架,消除監管空白和監管套利。對可能會引發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因素應及時納入宏觀審慎管理的框架,妥善加以管控。

 

人民銀行周行長認為,中國整個經濟的杠杆率比較偏高,特别是企業部門借貸杠杆率占GDP比重過高。他表示,這主要有三種原因:一是中國國民儲蓄率高;二是中國資本市場總融資比例較低,民間融資相對薄弱;三是中國總的民間财富積累較少,使民間财富變為股本的機會較少。對此周小川強調,“我們與國際上的朋友一樣,對此予以高度重視。”解決高杠杆率的一個重要方法就是加快發展資本市場,通過資本市場股本融資使得更多國民儲蓄更大比例進入股本融資,從而降低債務占GDP的比重。

 

國投信達有關人士對于鄭新立提出的問題表示:“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工作的根本目的與主要任務。”恰如國家領導人所指出,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特别是在當前我國經濟轉型升級、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實體經濟的發展迫切需要一個良好的金融環境。國投信達作為政信金融領域的領軍者,有魄力也有能力攜手政信研究院,圍繞這相關問題展開研究,為規避金融風險和幫助政府打造實體經濟良好環境提供智力和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