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媒體報道,9月3日上午10點37分,随着總重量7200噸的北京新機場南航基地1号機庫鋼結構屋架整體提升就位,這座亞洲最大的機庫實現封頂。對這座北京新機場,北京人民寄予厚望,希望其能撬動全國航空運輸市場,促進臨空經濟發展,成為京津冀發展的新“動力源”。

 

關于臨空經濟發展,首都機場珠玉在前。據資料顯示,早在2015年,首都機場及其臨空經濟區對北京市的總體經濟貢獻就已達到2313億元,取得了約占北京市GDP10.7%的赫赫戰績。究其原因是在首都機場周邊十公裡範圍内形成天竺綜合保稅區、空港經濟開發區、林河經濟開發區、空港物流基地、北京汽車生産基地、國門商務區6大功能區的緊湊布局,形成以航空産業、高新技術産業、現代物流業、會展業為代表的臨空産業集群。首都機場區域形成了“産城融合”的發展态勢,才取得了臨空經濟大發展。

 

國投信達臨空、臨港經濟研究專家表示,新機場周邊區域發展也要複制這一路徑,進行“産城融合”發展。“考察過全國多個臨空、臨港經濟區後,我認為這是唯一合理的發展路徑”。

 

據了解,今年4月長春空港經濟開發區黨工委相關領導到國投信達進行了參觀訪問。國投信達臨空、臨港經濟研究專家與長春空港經濟開發區黨工委相關領導進行了深入而坦誠的交、流,結合國家的“東北振興”政策、長春的資源禀賦以及開發區的比較優勢,該專家同樣強烈建議長春空港經濟開發區走“産城融合”之路,可以積極構建産業新城。該專家的意見與長春空港經濟開發區黨工委領導的看法不謀而合。

 

按照《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的部署,環保、交通和産業升級轉移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三個重點領域,而航空運輸是産業升級重要的依托,可以說北京新機場正處于三個重點領域的疊加區,由此産生的帶動效應也将倍增,這就決定了北京新機場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具有十分獨特的優勢。

 

根據規劃,新機場周邊将聚集起以高端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為核心的産業區、物流區、會展區、商業區、居住區、酒店休閑娛樂區。“以這些區域作為基礎,承載産業空間和發展産業經濟,同時以産業為保障,吸引人流,聚集人氣,驅動城市實現服務内容更新和服務配套完善,從而形成良性循環,使産業、城市和人之間形成持續向上的發展模式,”該專家分析說:“這就是實現了‘産城融合’發展。”

 

具體而言,發展臨空經濟首先要發展服務于航空樞紐的産業,包括直接為機場設施、航空公司及其他駐機場機構(海關、檢疫檢驗等)提供服務的配套和後勤産業等。

 

其次要發展航空運輸和物流服務産業。航空運輸的貨物一般具有重量輕、體積小、技術精、價值高、鮮活和事急等特點,如航空快件、黃金寶石、鮮活産品、高級冷凍食品、貴重藥品、精密機械和高檔電子産品及零部件等。當然也包括為航空客運服務的航空旅館業。

 

再有就是具有明顯航空運輸指向性的加工制造業和有關服務業,包括航空物流輔助加工業、航空工具與用品的制造業、航空運輸指向性較強的高新技術産業以及國際商務服務業等。

 

還有一類是發展以研發和管理為主的公司地區總部經濟。伴随着臨空經濟的成熟,人流、信息流、物流彙集,公司地區總部也将不斷地向該區域的集中,從而形成總部經濟。

 

據預計,北京新機場建設直接投資近800億元,帶動社會投資将達4000億元。投入使用後,将與首都機場構成“雙樞紐”運行,當年将為北京市帶來860億元的經濟貢獻。未來20年,新機場臨空經濟發展将為北京市帶來8.6萬億元的經濟貢獻,年均提升北京市GDP增長率1%~2%。未來30年,累計可為北京市帶來22萬億元的經濟貢獻。